20110319   

回台上工至今已經兩個星期了

頭一個星期真的是什麼事都沒做

每天就是去各部門串門子

而且好像走到哪個部門都會遇到親戚

不然就是小時候的玩伴

原來大家都是一個帶一個的把自己人都帶進公司來了

 

但是公司規模說起來算不小

除了在高雄的總公司之外

在屏東還有設了四個工廠

我就是在屏東四廠中的本廠裡受訓的

公司這次新徵的人  是要去高雄總部的

名義上是董事長的祕書  但是好像裡裡外外的事都要學

以後還是要接手業務的工作

而且董事長對這次兩位新人期待頗高

好像要把我們培養成什麼一樣  

什麼目標方向都沒定   就是一句話   "好好學"

搞得另外一位和我同時進來的小姐壓力都好大

每個人都睜大眼睛看我們  光是聽到我們是董事長祕書

都會畏懼三分的樣子

 

像有一天廠務先生帶我們倆位新人去分廠見習

廠務先生把我領進分廠辦公室的時候 

跟那邊的領班說我帶新人來看你了

然後那邊的領班看到廠務帶著我們倆位女仕進來

還一副開玩笑的口吻說  是帶來這邊上班(做工)的嗎

然後廠務趕緊說  不是啦  這兩位是新來的董事長祕書

結果你知道嗎   本來是坐著的領班先生

一聽到是董事長祕書  馬上從坐位上彈起來  態度十八變 

對我們恭敬了起來  殷勤給我們介紹廠房 作業方式  工人的大致情形等   

讓我以為只是來當小小祕書   做做接聽電話   處理文書工作的我

有點害怕了起來   感覺這間公司裡對祕書的定義好像有點高了些

 

然後上工後的第二個星期  和我同時進來的另一位小姐已經先到高雄總部去支援了

總部裡有兩位小姐去生小孩  還有一位車禍受了傷  所以很缺人

因為她有這方面工作經驗的關係  所以讓她先去前線

而且我則留在工廠這邊繼續受訓  

 

這星期來了兩批外國客人

第一批是日本客人   因為我會講日文  所以理所當然的被叫去和大家一起開會

但對方有帶自己隨行的翻譯過來  我也幫不上什麼忙  

只有翻譯小姐和另外一頭在談  忙不過來時   我才翻譯給這一頭的總經理和廠長聽

大致上是用不上我的   總經理叫我進去   也多半是要讓我旁聽  順便學習的

 

第二批客人  則是來自夏威夷

這次的客人  則是由高雄總公司的業務經理帶過來的

我事先不了解情況   也被叫了進去   還是讓我去了解一下  旁聽而已

可能我受訓有一星期多了   對於談話內容   有了一點程度的了解

對於公司的女性業務經理  雖然聽說她很悍  是個不好對付的人物

聽到她不少風聲  但那天一見   我只能說   人家真的很強

能坐上大位   總是要有點能力跟手段  我想她是夠格的

只是她真的很酷   連看都不看我一眼  可見我在她眼中是多小的一顆老鼠屎

 

我昨天和被調到總部去的新小姐通了電話

她也跟我提到  她剛去那兩天   公司人對她很有敵意

這位業務經理也是  對她敵意很深

讓她上班上的很痛苦   差點就不想做下去了

而且去接手的業務還蠻蕀手的   讓她做的很吃力

加上人又不好相處  這讓我聽了之後很害怕

 

進到一個新的環境   最怕遇到的就是不好相處的人

加上工作不熟  需要人教  如果同事都不親切

不想教你  那就很難再待去了

我這兩個星期在工廠裡學著這些從來沒有接觸過的東西

好險這些人都很親切   也從來不給我任何壓力

也沒有人會來叫我做任何事   所以我一直都是自由的

學習也沒有一個進度表  也沒有任何人在盯我

所以剛開始的時候覺得有點荒   覺得自己進來這裡到底是要做什麼

公司教育新人也沒有一個方向和目標做法之類的

根本可以說就是放任我  我就這樣晃了一個星期

 

然後是第二個星期來了日本客人之後  

被分派了一個把公司網站上的東西全部翻成日文的任務

這樣我才有一個事情做  不然我真懷疑我是來公司做什麼的

每天下班回家  家裡人都會回我今天做了什麼

我都回答什麼都沒做  家人都覺得很奇怪 不可思議

我也從來沒碰過這樣的狀況   不知是福是禍呢

 

總之  這兩個星期這樣下來

只覺得現在在學的這些東西好難  很複雜

如果真的要讓我學上手  可能要好一段時間

加上聽完另一位同期新人的形容之後 

很怕沒學會就被叫到總部去    那我可能會撐不住吧

等下星期二把要翻譯的東西交出去之後

手頭上就沒有事情了   不知下個星期會有什麼變化

有點不安   上班這回事   已經離我好多年了

不知道我在這個公司會怎麼發展下去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ocelyn 的頭像
Jocelyn

拉爾家的日本生活

Jocely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